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热图天下 > 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发表日期:2019-05-14 19:34| 来源 :爱奇闻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自古江南出美食大家,能喝出泡茶用水产地、为了自制奶油养了头奶牛的张岱,写出御膳房招聘考试指定教材《随园食单》的袁枚,两位的文笔皆雅致,引无数少女大呼:想嫁! 在大约一百年以后,江南地区又走出了个美食大家,写了一篇文章,承包我们初中语文课最好

  自古江南出美食大家,能喝出泡茶用水产地、为了自制奶油养了头奶牛的张岱,写出御膳房招聘考试指定教材《随园食单》的袁枚,两位的文笔皆雅致,引无数少女大呼:想嫁!

  在大约一百年以后,江南地区又走出了个美食大家,写了一篇文章,承包我们初中语文课最好吃的回忆——《端午的鸭蛋》。

  栀子花粗粗大大,又香得掸都掸不开,于是为文雅人不取,以为品格不高。栀子花说:“去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!”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汪老写吃,也是如此。平淡似水几句,有时突然冒出的一句话,像突然灌进的冰可乐,让人爽快舒坦得很!

  不过,汪老还有点小傲娇,想来也心中窃喜,“不过高邮的咸鸭蛋,确实是好,我走过的地方不少,所食鸭蛋多矣,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!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乡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。”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和汪老一起生活的人,一定很开心吧。吃完咸鸭蛋,用清水把鸭蛋壳里面洗净,晚上捉萤火虫来,装进蛋壳,空头的地方糊一层薄罗,便成了荧光闪灯。

  在城郊田埂旁散步的那个夜晚,汪老站了许久,突然抬头:“今晚的月亮真好!”不知道那时的他,有没有想起故乡的孩童们提着的一盏盏鸭蛋小灯呢,也是一样的明亮清透。

  作为一个圈粉无数的美食大家,汪老走南闯北,致力于发现当地最新鲜的食材,以及靠着一双慧眼寻觅冷门土特产,让你有一种发掘宝藏的神秘喜悦。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四十年代,汪老到昆明当老师。生活拮据也不能丢掉寻觅土特产的乐趣呀。用汪老的话说就是,那是一段非常穷,非常快乐的穷日子。

  除了上述可带回的土特产,汪老这个美食大家还替你品尝了各地菜肴。比起当下层出不穷的吃播博主、美食广告订阅号,汪老是真诚而认真的。

  现在有的人写美食,动辄搬出百度百科式知识普及,却(吃得不够多)实践经验不足,写出来既不生动,又想搞出大新闻,诸如买家秀和卖家秀严重不符的“XX十大必吃小吃”“不吃xx你就后悔了!”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吃多了餐馆里满口调料味、速冻的肉,我偶尔感慨自己已不辨肉味。看汪老吃的肉,真妙啊,再来壶酒,与尔同消万古愁的气势就出来了。

  汪老笔下的狮子头,下衬白汤,存其本味。到内蒙吃手把肉,就是吃白水煮切开大块的羊肉,不备佐料,顶多放一碗盐水沾了吃,非常鲜嫩。

  对此汪老惊叹:“如果我要给它一个评语,我将毫不犹豫地说:无与伦比!”到昆明吃汽锅鸡,美其名曰“培养正气”,汪老对这道菜情有独钟:

  汽锅鸡须少放几片宣威火腿,一小块三七,则鸡味越“发”。走进“培养正气”,不似走进别家饭馆,五味混杂,只是清清纯纯,一片鸡香。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正如汪老的《蒲桥集》简介中的一句“春初新韭,秋末晚菘”,这样干干净净、无杂质的味道是他所追求的。食物是美的,眼前景也是。比如《葡萄月令》:

  都说梨花像雪,其实苹果花才像雪。雪是厚重的,不是透明的。梨花象什么呢?——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。

  汪老谈及昆明,透过文字能看到他眼睛发亮似的。那时,他在昆明乡下一个同学办的中学里当老师。昆明的生活,虽然极其穷困潦倒,但这段生活永远有一种飞扬的神采。

  即使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断炊,只能掳墙角的灰菜吃,还不忘自嘲:保安以为自己在埋定时炸弹。在那儿,也有气定神闲的吃货:郑智绵绝对不跑警报(抗日时期日军飞机来轰炸,便跑到郊外防空洞躲避,名为跑警报)。他干什么呢?他留下来煮冰糖莲子。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“昆明吃木瓜的方法可以在全国推广。吃木瓜,从某种意义上,也可以说是我们国家的一项文化遗产。”

  汪老的可爱之处在于,他像老友一样和你分享:我觉得这个最好吃了,你吃了会和我一样开开心心的。而不是像一些当下火热的美食博主,站在上帝视角一般:我钦定的食物最好吃,不吃就是不识货。

  “有些东西,自己尽可不吃,但不要反对旁人吃。不要以为自己不吃的东西,谁吃,就是岂有此理。他们爱吃,你管得着吗?”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令游客闻风丧胆的豆汁儿,当年的汪老几口就喝完了,还再要了一碗,汪老自言,“我是个‘有毛的不吃掸子,有腿的不吃板凳,大荤不吃死人,小荤不吃苍蝇’的,喝豆汁儿,有什么不‘敢’?”

  “口味单调一点、耳音差一点,也还不要紧,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。”汪老这番话,应是美食大家自我修养要义。

  他总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,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。到处吃点儿没吃过的,学点儿各地方言,听昆曲津津有味,看枯燥的语言理论也能钻研出乐趣。

  他可不是走当下流行的“性冷淡风”:食物低饱和色调,摆盘精致而整齐。折腾吃,得有满满的烟火气、生之乐趣啊。

  做菜,得先买菜。汪老不爱逛百货公司,而是到菜市场晃荡,看看生鸡活鸭、鲜鱼水菜、碧绿的黄瓜、通红的辣椒,热热闹闹、挨挨挤挤。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聂华苓和保罗·安格尔夫妇吃了他的煮干丝,据说聂华苓吃得连最后剩的一点汤都喝掉了。老汪给老友做了道烧小萝卜,据老汪自己说,传得名闻海峡两岸。

  和炮制黑暗料理的我不同,汪老的自我修养还有独创美味,如塞肉回锅油条。“油条切成寸半长的小段,用手指将内层掏出空隙,塞入肉茸、葱花、榨菜末,下油锅重炸。”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这位上世纪的的美食大家的吃喝日常,已经过去五十余年,可依旧鲜活如初。正如他自己常常喜爱用的一个比喻:菌子已经没有了,可菌子的气味还留在空气里。

  这些吃吃喝喝,就像果子一样自然而然地生长在汪老的文章里。他曾记自己画一幅画送给宗璞,只在纸的一角画一丛牡丹,题曰:

  这里的“人间存一角,聊放侧枝花”真是夫子自道。在战乱的昆明赏雨、觅食,流落张家口时,大笼屉蒸新山药,就是一顿美餐。到马铃薯地里掐了一把花、几枝叶子,回到屋里,插在玻璃杯里,对着它画。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1997年5月16日,他对女儿说:“给我来一杯碧绿的、透亮的龙井!”龙井尚未端上,他就已离世。

汪曾祺: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

  铜豌豆。来源:楚尘文化。本文原标题《汪曾祺:新中国第一代美食大V的自我修养》,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,转载联系作者。

  夏萌,十点读书签约主播,在北方小城努力生活、小心追梦的姑娘。微信公众账号:夏萌叨叨叨,微博@夏萌萌不萌,个人微信号:xiamengstudy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(责任编辑:{爱奇闻})
上一篇:忆香天下
热门推荐